“教育是发现的艺术”,聆听三位燎原双语学校学生的故事

导读

Vicky、Jotham、Mario,尽管他们步入燎原双语学校国际课程班的理由不尽相同,但在校园中的学习与生活中,不论是学校老师还是家长,都看到了他们的转变,这些转变或许能够诉说,在燎原双语学校他们究竟有着怎样的收获。在近期的媒体访谈中,让我们来聆听他们的故事。


一些内秀的学生,他们被课业压身,没有自信,迷茫困顿,不知自己的所长与爱好,最终,他们就像投入大海的水滴,沉寂,掀不起任何的波澜。而另一些学生,却被教育重新点燃,从内而外,自由绽放……这是我们今天要分享的三个“普娃”的故事,是什么改变了他们的人生轨迹,展翅高飞? 

01

“觉得自己快要废了”

背书、刷题、考试,在一所以成绩为唯一衡量标准的学校,八年级的Vicky觉得自己快要废了。“我每天唯一的快乐,就是放学后去全家买些吃的,这是一天中最快乐的时光,因为要靠吃,去缓解一点压力。”

 Vicky的成绩中等,她不禁感到,正是因为这样,当老师谈到她时,不免抱有情绪性的看法,而这种情绪又会影响到她的同学,“他们也难免会觉得,你这个人有点不行”。对于未来,当时的Vicky也不抱任何想法,课上被问及自己的理想时,她犹豫了很久。最后,为蒙混过关,她回答了一个自己并不那么感兴趣的职业。她没有太多的时间,或者说,自信,去发现自己的兴趣与亮点。

与Vicky同龄的Jotham辍学一年、再回到原来的学校后,不到一个星期,他就感到强烈的不适应,“课业实在太紧了。Vicky说她最快乐的是放学后去全家吃东西,而我是去罗森。”事实上,Jotham的自我要求很高,是自律型的学生,平时并不怠惰散漫。然而,在原来的学校,因为太害怕把事情搞砸,他染上了“瓦伦达效应”,时刻处于一种高压的状态,“我很想把事情做好,但环境和氛围又让我很害怕做不好,就觉得很累、压力很大,最后可能真的没有做好,压力就更大了。”

 

数学拔尖、其他学科在中游徘徊的Mario,也面临相似的问题,分数影响着他的自信,阻碍他的自我表达,他的机巧、冷幽默、对桥牌的喜好,似乎都没有施展的平台,可是他仍然把这些归结为,“可能就是我不够优秀吧”。

 

后来,他们都转换了跑道,进入了同一所双语学校 。

02

从胆怯自卑,到“气场两米八”

8.jpg

刚见到Vicky时,上海燎原双语高级中学国际课程班教学主任甄真老师注意到,九年级的Vicky十分胆怯内向,在课上不敢说一句话。不过,到十一年级,她就完全打开了自己,变成了一个漂亮、自信的“young lady”,登上舞台,“气场也有两米八”。

甄真是上海外国语大学英语语言文学硕士,对国际教育、教育管理与教育心理学都有资深的经验,她说,像Vicky、Jotham这样的学生,都有一个显著的特性,就是他们的课业压力大的同时,自我效能感又很低。

自我效能感是美国心理学家班杜拉在1977年提出的概念,指的是人们对自身能否利用所拥有的技能去完成某项工作的自信程度。研究表明,人的自我效能感越低,他就越容易产生压力,变得惧怕、恐慌与萎缩不前,情绪化地处理问题,所学的知识与技能,因而也无以发挥。

换而言之,这些学生在唯分数论的体系中,如果一门学科学得不好,他的整个人就不好了,自我感觉与自我评价也因此很低。对未来,他们没有明确的目标,一看到自己不一定能考上理想的高中,就失去了对大学乃至整个未来的期待。他们不能准确地评估自己、认识自己。

03

给学生足够的选择

为了帮助学生增加自我效能感,除设有加高和美高两种课程体系外,燎原双语学校新引入了三大国际课程之一的IBDP,自带夯实丰富的探究型与拓展型特色选修课程和学术活动。这些选修课和学术活动 ,不但能够巩固课堂所学知识、培养孩子们的实践与创新能力外,也令他们可以个性化地生长,找到内心的小火苗,正确地认识自己。

来到燎原双语学校以后,Vicky开始尝试不同的学术活动与选修课程,她发现从未作画的她,能够快速地掌握绘画技巧,有着很高的艺术敏感度。作画时,她也感到开心、满足、舒展,可以数小时都沉浸在创作之中。受街头文化的影响,Vicky的作品大胆、鲜活、生命力旺盛,有强烈的个人印记。她还参与学校铁门的涂鸦设计,并为校园作了一系列的平面设计。

Vicky说:“‘放出来以后’,就想在燎原双语学校发现很多新鲜的东西,了解以后也产生了兴趣,通过尝试,我也发现了自己擅长的方向,我现在很确定,就要走艺术这条路”。目前,在学校专业老师的辅导下,Vicky正在打磨她的AP作品集,为顶尖艺术院校申请作全面的准备。

比尔盖茨2020年度荐书、美国知名调查记者爱泼斯坦(David Epstein)在《范围》(Range)一书中写到,在研究了世界上最有影响力的科学家、作家、艺术家、企业领袖等杰出人物后,他发现,这些人在专注于自己的领域之前,都曾有过一段为数不短的“试水期”,他们都先尝试了各种自己感兴趣的事物与活动,最终才找到了自己真正喜欢的方向。

燎原双语高级中学国际课程班教学主任甄真老师对此评价:“学校要给学生足够的刺激与选择,如果没有选择,学生会迷茫,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如果选择有限,他可能都不喜欢,然后又觉得是否是自己的问题,给他足够的选择并让他知道可以自由试错以后,他才有了主动选择与决定的机会,并最终自我成长。”

燎原双语学校的特色选修课程,以CAS(Creativity创造,Activity活动,Service服务)为核心理念,通过体验式学习,将课堂所学知识延伸到课后及实际生活,并注重学生的均衡发展。在师资配置上,除选聘校内优秀教师外,还特聘校外名师专家任教,旨在为学生提供具有创新性和多样性的高品质课程和全学科课后辅导。

04

教育,是发现的艺术

无独有偶,九年级的Mario来到燎原双语学校以后,唱歌、魔术、辩论、演讲、HITT训练,他都跃跃欲试,曾获得全国青少年桥牌锦标赛及全国智力运动会第一的他,还在学校的支持下,开办了自己的首个桥牌俱乐部,从零开始训练学长学妹们玩转桥牌,短短的几个月,他已把俱乐部的成员们调教为“初学者中的佼佼者”,取得阶段性的胜利。更重要的是,全面发展后,他的课业成绩,反而提高了。

Jotham的自我效能感也明显增强,本就对自己有着高要求的他,在个性化教育及项目制学习的课程设置下,除学术能力以外,时间管理、项目安排、领导力等能力都有所增进,也不再因为惧怕失败而紧张害怕。他多次领导学校活动,成绩优秀,组建了自己的乐队,还参加了由哈佛及清华举办、全球最大的华人青少年创新比赛项目中国大智汇(China Thinks Big),号召社会关注视障人士的安全出行。

提倡“全人教育”、“终身发展”的燎原双语学校,也竭尽所能为学生提供自我赋能的平台。去年,学校就为两位志在向艺术及音乐领域发展的学生,开办了专场画展与演唱会,不断给予他们刺激与鼓励,使他们见识更多的场面,也让他们预见之后在各行业中可能会遭遇的挑战。“比方会有同学说,这首歌不好听,这幅画我却很喜欢,学生就能更早地知道,他的作品会带来什么样的反馈,他应该作怎样的准备,怎样去自我的调整。”

在燎原双语学校国际课程班工作了6年的甄真老师,看到了无数如Vicky、Mario、Jotham的学生的成长与转变,他们在成人的路上,正追求关于自我的认知与身份的认同。

通常,当自我认知与他人的评价一致时,学生的未来发展就会十分顺利,因为他对于自己是谁、目标如何已经相当明确。而当同伴或老师对他的评价与他的自我认知不一致时,他们就会产生混乱、迷茫与自卑的情绪,“燎原双语学校希望借助个性化的课程设置与校园生活,帮助每位学生完成身份认同,找到自己的目标。”

至于国际课程班毕业之后能进入什么学校,甄真老师并不担心,根据学生们的不同情况与发展目标,燎原双语学校会为每位学生制定专门的课业辅导与升学规划。往年加拿大班,超过半数的毕业生升入加拿大排名第一、世界排名19的多伦多大学,超过80%的学生入读世界排名Top100的知名大学。“我们更加关注的是,学生未来的人生有多大的能量。”“有教无类也好,因材施教也好,归根结底,教育是发现的艺术,Education is the art of discovery。” 甄真说,“你去发现人,去发现每位学生,发现他们的优势与特点,让他无压力地尝试、试错与选择,这是他青少年期该有的状态,你要允许这一种真实性存在。”

 

相关新闻与活动